欢迎您访问爱吧网!  

那一年我的《阿飞正传》

《阿飞正传》

2014年08月07日 20:08 [来自: 爱吧男女 ]打印[字号:      ]我要评论(0

 

我有生以来最自豪的事之一,就是16岁那年看过《阿飞正传》。那个时代的王家卫,那种因随性而来的简单,不是每个人都消受的起。高一的暑假,Days of Being Wild ,每天都是孤零零的一个人,骑车去几公里外的地方租VCD,物理空间和亲情空间都十分逼仄的少年,实在需要一些东西来指引方向。在1960-4-16下午3点前的一分钟,我遇到了旭仔和苏丽珍,或者说,哥哥和张曼玉,他邀请她做一分钟的朋友。

后来才知道,这原来是一种最浪漫也最有效的泡妞方式,但16岁的我与16岁的苏丽珍都上当了。现在看来就很好笑。16年后,王家卫在《蓝莓之夜》里自我致敬,让裘德·洛和诺拉·琼斯依照《阿飞正传》的这个开头,学着这个体位又吻了一次,没有收到任何共鸣。

当时没有“小资”为个概念,王家卫戴的也只是正常的黑框眼镜,一个拍第二部长片的人,只是一心要诘个关于那个上海旗袍和妈妈的故事。为了支持王家卫,邓光荣大哥也把刘德华和张学友在旺角没有卖完的鱼蛋撤摊了。于是,潘迪华拿阗洋伞,穿着印花旗袍,戴着墨镜和白手套出场,她一手推开了皇后饭店的Q字玻璃转门,对着养子张国荣兴师问罪到:“侬是啥意思》”

那是一种目迷五色的懵懂。上世纪90年代的大陆紧追60年代的香港,60年代的香港则在向30年代的上海致敬。我也同样,胡兰成找不到,就翻遍了张爱玲和徐于。王家卫大概也掉入了这样一种漩涡,只是上海的金枝玉叶移植到了香港,反正太多热带殖民地的潮湿味道,大陆有本攒出来的所谓“港台电影鉴赏”,甚至还读出了旭仔与养母的暧昧关系……无语。中文系的教授们体验出了《阿飞正传》慵懒的不健康,但欣赏不了慵懒的美,同样,他们也无法理解旭仔自我流放的孤独。

16岁的我也一样,人持牵绊还很紧,能豁出去的太少,所以,从来没想过做一只那样的无脚鸟。也因为如此,在后来的几年里,在骑了个王家卫作为小资鼻祖被人在论坛上贴小字报、人人都想做阿飞,阿飞满天飞,阿飞满天飞的潮流中,我可以很安静的呆在原地,回忆只属于自己的《阿飞正传》。

北京三里屯VILLAGE几年前也开了一家皇后饭店。厅堂里没有张叔平式的壁花,没有旋转门,也没有停到下午3点的钟。罗宁汤和猪扒饭都很糟糕,但即使如此,我还是按着同伴吃了下去。其实香港的金雀餐厅也一样,《花样年华》里苏丽珍和周慕云的约会的古迹,成了我等旅游都的落脚点。但在那里,你根本吃不到他们最爱的巷口小云吞。


免责声明:本文所引用图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版权归个人所有,与爱吧网无关。其原创性未经本站证实,本内容为免费提供,本站与作者无盈利性的收入,如涉及权利人知识产权作品,请联系作者购买或联系本站第一时间删除。

读完" 那一年我的《阿飞正传》 "后,您心情如何?

【 进入论坛 】

最新评论

已有 0 条评论,共 0 人参与 点击查看

评论

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 同步到社区

家装美图

精彩推荐

联系我们

版权声明:文章“ 那一年我的《阿飞正传》 ”为爱吧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!违者必究!

出品:爱吧网

热线电话:400-6800-839 客服邮箱:service@i8i8i8.com